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乡村振兴解析袁家村成功原因

袁家村是中国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的典范 值得每一个参与乡村振兴的人去研究学习。她在中国本土土生土长的乡村振兴模式和她创造的商业传奇已经可以载入中国乡村振兴史册了。

说到袁家村成功的原因,网上流行的观点很多,基本上都是盲人摸象,有些说法更是匪夷所思。例如,认为袁家村离西安70公里一小时车程是成功的原因,那么为什么比袁家村距离西安更近或是同样距离的的很多乡村旅游项目没有成功呢,如果距离是成功的原因,那么很多大城市周边70公里一小时车程的地方都应该有个成功的案例,那么为什么没有呢?距离说站不住。

说袁家村是个古村老镇,建筑景观吸引人,事实上袁家村的建筑都是后来建的,既无法和安徽宏村西递这样的世界文化遗产比,也无法和重金打造的乌镇、古北水镇比,景观价值并不大,如果你愿意你又有钱,你完全可以建造一个比袁家村更有建筑美学价值的古镇,但是你能吸引足够的客流量吗?

更多的人认为关中小吃是袁家村成功的原因,但是他们不知道袁家村乡村旅游起步时并没有小吃街,而是三年以后郭占武为应对客流量的剧增,农家乐总量供给不足和同质化严重才创新出来的,五年后在客流量超过百万且快速增长之后才成为袁家村旅游消费的热点。也就是说,先有规模化的客流量后有小吃街。显然这个观点解释不了最初袁家村是靠什么吸引游客来的,也解释不了很多模仿袁家村小吃街的为什么都倒闭了?如果在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地建一条小吃街就能形成规模化的客流量,把乡村旅游做成,那也未免太简单了吧。

还有人认为政府财政投入巨资,或村集体经济实力雄厚,这些说法都没有根据。事实上我发现凡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往往都解决的都不好,因为资金有限,舍不得花钱,比如房子盖得太简陋,一些基础设施至今没完善。如果有钱就能把旅游搞起来,那给你五个亿、十个亿,你能再造一个年五百万客流量的袁家村吗?既然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向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外界的很多错误认知,都源于不了解袁家村的发展过程,误把结果当原因,错把表象当本质。很多人以为他今天来袁家村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开始就有的或者是早就规划好的。

那么,应该怎么看袁家村成功的原因?我认为,在发展过程中渐次递进的解决了三大问题。首先,成功解决了远离城市的乡村如何吸引游客来并形成规模化客流量的问题。这个问题至今困扰着试图进入乡村振兴领域的政府、企业和专家学者。一般说来旅游吸引物或者是自然景观,例如绿水青山,或者是人文景观例如古村古镇,再就是人造景观各种主题景区。这些袁家村都没有,也没钱造。是把乡村的传统习俗和村民的日常生活当资源,“无中生有”搞旅游,把村民组织起来,以村民为主体,以村庄为载体,恢复关中民俗,重建乡村生活,以此作为旅游吸引核,独一无二,不可复制,形成乡村旅游的超级IP,是完整意义上的乡村旅游(包括乡村、村庄和农民三要素)。

刘峰博士的《乡村旅游概论》列举了十位权威专家对乡村旅游的定义和关键词,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专家提到“农民”这个词。袁家村专打农民牌,把旅游引入农民生活,让乡村生活成为旅游产品。袁家村村就是景区,家就是景点,村景一体,全民参与,袁家村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雕塑和景观,村民一张张朴实真诚、生动活泼的面孔岂是那些一成不变的雕塑所能表现的。来到袁家村的游客可以长时间、全方位、零距离、多角度体验和感受乡村生活的真实性和独特魅力,尽管它并不完美。袁家村卖的不是教科书意义上的景区,而是乡村生活。所以我说袁家村是一个乡村旅游的超级IP,据我了解,中国没有第二个。

其次,成功解决了旅游产业化和农民持续增收的问题。乡村旅游市场很大,但是企业和产业很弱,很多旅游企业不挣钱,产业做不大。袁家村搞乡村旅游打造的是农民创业平台,也就是要让农民挣钱。所以一开始就是以市场为导向的,把农民培养成经营主体,农民作自己最熟悉的事得心应手,普通常见的农副产品都做成了高附加值的旅游产品。我发现,在袁家村,凡是农民做的或是和本地乡村生活相关的产品市场表现就好,反之则不好。这也证明了袁家村的价值是乡村生活。以旅游创品牌、逆向发展的模式也是一大创新,他用三产带二产促一产,实现三产融合发展。

最后,用股份合作的方式,调节收入分配,避免两极分化,成功解决了全体村民共同富裕的问题,从根本上保证了袁家村的可持续发展和乡村振兴。把农民组织起来,让乡村旅游有序发展并不想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经营主体,农民在自己家做生意谁也管不了。一家挣钱,家家仿效,一个东西卖得好,人人都来卖这个东西。如果不能让村民挣到钱,不能调节收入分配,让村民利益平衡,乡村旅游就会无序发展,恶性竞争,起步于农家乐止步于农家乐,而不可能做成产业。全国各地的乡村旅游没有跳出这个陷阱和“怪圈”,原因就在于组织无效,管不住村民。资本下乡之所以不进村,也是因为搞不定农民。回到十年前,没有人能想象今天的变化。发展不仅引发了村民利益关系的巨大变化,同时也激起村民心理的剧烈波动,在发展过程中曾出现过很多始料不及、意想不到的问题和情况。村民与村民之间、商户与商户之间、本地村民和外来商户之间、投资人和村集体之间、袁家村和邻村之间,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利益冲突此起彼伏。

我们处在一个不差钱不缺资源的时代,但是我们最缺少的是创新力,张口闭口讲复制其实就是没有创新力的反应。众观全国,很多文旅项目,大多数都是同质化的,没有新东西,有些已经烂掉了。如果大家冷静下来,在创新上下功夫,相信共同富裕离我们就不远了。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