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之王:香港富二代作案和法院扯皮多活27年夜行档案

最近因为王志安的采访,周立波在美国持枪持毒案,变成了热点话题,非常精彩悬疑,大家可以去看看。

周立波是否有罪,我不清楚,但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华人在美国犯罪的故事,想讲给你听。

可能因为被压抑的太久,这个时期很多同性恋者,尤其是男同,在私生活方面很混乱。

有多混乱呢?从1981年开始,艾滋病在美国集中爆发,因为患者基本都是男同性恋,当时又被叫做“同志病”。

他在小报上打广告,要给直男提供服务,希望各位直男本着“天下大同”的精神,踊跃报名。

但理查德点儿好没死,他挣扎着打电线,说一个戴眼镜的亚洲人杀了室友,自己也中枪了。

1983到1985年,短短两年时间,吴志达在美国杀了25个人——有男有女,有成人有婴儿,有同性恋也有异性恋,是个“不忌口”的连环杀手。

杀之前,他会拍照、录像,还会在、性侵性受害者时,让丈夫和孩子在一边看着。

希区柯克短篇小说集里,有一篇就是杀妻后喂鸡,再用鸡招待调查妻子失踪的警察,不知道吴志达是不是从中得来的灵感。

老太太竟然怂恿自己的孙子,给孙女们拍裸照——不仅如此,还让雷克和妹妹们发生了关系。

6岁就接触的雷克,对性和女性的认知,完全扭曲了——他和一个又一个姑娘交往,目的就是为了上床。

在自己的日记本里,他写到:上帝创造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满足的,当你不需要时,就把她们关起来。

1966年,20岁的雷克加入海军陆战队,参加了越战,还拿了很多奖。但随后他被检查出精神错乱,接受了2年心理治疗后,1971年,雷克退役,去了美国加州的圣何塞市。

愿意和雷克参加party的帕拉斯,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她被学校辞退后,做起了全职妈妈。

那会儿,雷克开始坚信:有一天,世界末日会来临,武器和女人必不可少,武器用来防卫,女人用来繁衍。

据警方调查,雷克杀的第一个人,应该是他的亲弟弟——唐纳德(和吴志达杀的那个同志重名)。唐纳德是个好小伙儿,从小就知道保护自己的姐姐,让她们免遭雷克的性骚扰。

1983年7月,雷克的世界更美好了——唐纳德去哥哥所在的城市找工作,然后,再也没出现过。

大概是在1983年,吴志达和雷克在加州相遇,他俩合伙造了间密室,里面放了张床,一个写字桌,还有一台灯。

一面墙上挂着书架,另一面墙,挂了21张女孩的照片,大部分是裸照,年龄从12岁到20多岁不等。

屋子的角落里,堆满了军装、军靴和各式手枪。这就是他们杀人和用来培育的地方。

从他们的犯罪录像上看,布伦达被绑在椅子上,吴志达走到她面前,操起一把剪刀,剪掉了她的外套,又剪掉了她的胸罩,视频里,还不断传来婴儿的哭声…

布伦达请求放过她和丈夫孩子,吴志达没理她,他拿着烙铁,逼着她跳脱衣舞,一旦她停下动作,就把烙铁烫在布伦达身上。

背景里还有雷克的声音——“好好配合我们,你还能像个囚犯一样活着,给我们洗衣做饭。如果你不同意,我们会先奸后杀。”

吴志达喜欢捆绑、虐待这事儿,可能来自他爸。1960年,对美国人民来说,不算个好年份。

这一年,美国开始越战,很多年轻人战死沙场;还出生了3个连环杀手—— “密尔沃基怪物”杰弗瑞·达莫,“夜间狙击者”拉米雷兹,还有吴志达。

吴志达他爸是个企业高管,很有钱,擅长做生意,不擅长搞教育。这从吴志达童年经历能看出来——上中学时,因为打架斗殴、偷东西被多所学校先后开除。

比如周庸,想要啥就买啥,最多偷我几个打火机——再有钱的朋友,都会顺手拐走你的打火机。

除了偷东西,吴志达还对两样东西很着迷,军事和功夫。多年以后,他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东亚病夫,动不动就挑衅别人,那会儿,他的战友都喊他“李小龙”。

吴志达总惹事儿,他爹很生气,每次打儿子都倾尽全力——先用绳子绑起来,再拿棍子一顿猛抽。也许是相信“不打不成材”、“棍棒底下出孝子”等中国古训,那几年,他一直过着“赚钱——打儿子——给儿子办转学——打儿子”的生活。

他爸也怀疑过,孩子这么能惹事儿,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但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时,啥毛病没看出来,就没再往这方面想。

后来,吴志达惹了个大事儿,他爸把他办进了香港著名学府——圣若瑟书院,但没多久,他就放火把教室烧了。

他爸没办法,感觉把这孩子放在香港,自己是管不好了,干脆送国外改造吧。吴志达被送到英国约克郡一所寄宿学校, 结果没多久,他就因为手痒偷东西,再次被开除。

1980年,吴志达20岁时,他爸再次兴起了出国改造的念头,把他送到美国加州学生物。

当时美国正在征兵,出于对军事对兴趣,吴志达谎报出生地,说自己出生在印第安纳的布鲁明顿,成功混进了海军陆战队。

在海军陆战队里,吴志达自称“忍者战士”,要杀死所有愚蠢的人,到处找人打架。很多战友都不喜欢他,见他就躲着走。

部队驻扎夏威夷期间,吴志达和两名同伙闯入了海军军火库,偷了价值11,000美元的武器,包括三把自动机枪,七把左,一个夜间瞄准镜和三个榴弹发射器。

在吴志达杀了25个人后,贝蒂回忆起吴志达,都一再强调“他特别体贴,是个好人”。

俩人都是战争狂热分子,非常聊得来,而雷克为了迎接“末世”,在农场里搭建了碉堡和防空洞,囤了很多枪。

他请吴志达参观自己的军火库,并把杀死亲弟弟的快感,分享给了吴志达,一下子,吴志达就觉醒了。

小说讲了一个性无能的税务所小职员,对暗恋的女孩,从视奸到绑架,再到囚禁的故事,是典型的“禁室培欲”系小说。

雷克的屋子里,就放着《收藏家》这本小说。小说旁边放着雷克的日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他和吴志达是如何选择、和谋杀受害者的。

它还记录了很多雷克的变态幻想,包括要发起一场核战争,要在全国范围内建造一系列装满物资,武器和女性的基地组织。

本子上还有首诗: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放手吧,但若她不再归来,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杀掉。

1983年至1985年,吴志达和雷克这对变态搭档,杀害了至少25人,其中只有12人的残骸被警方找到,其余人至今下落不明。受害者里,大多都是吴志达和雷克的熟人,比如前面说到的布伦达一家,就是雷克的邻居。

俩人最终事发,还是因为吴志达的手痒。1985年6月2日,旧金山警方接到一起报案,说有人在商店行窃。

警方赶到现场后,店员指着路边的一辆本田说,一名亚洲男性偷了一把75美元的钳子,放进了车后备箱,然后就消失了。

警察走到车前,发现车里没亚洲人,但坐了一白人,留着大胡子,发际线很高——正是雷克。

此时,对讲机传来声音,这辆车牌为“838WFQ”的车主确实是朗尼,但车不应该是本田,而是别克。

接着,警方让雷克出示驾驶证,雷克愣了一下,翻了半天,掏出一张车证。证件上男的,叫罗宾,26岁。

雷克嘴巴很紧,在审讯室一言不发。过了很久,他找警察要了一杯水,一支笔和一张纸,说要给自己老婆,写个便条。

因为吴志达偷钳子导致案发,让雷克觉得特窝囊和生气——他决定把吴志达拖下水,说你们要找的那个亚洲人,叫Charles Chitat Ng(吴志达的英文名)。

趁警察出去查证,雷克从衣领上抠出两粒毒胶囊,一口吞下,很快就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还有一种说法,雷克是从皮带里抠出胶囊的,但不管从哪儿扣的,雷克应该早就有了随时案发去死的准备。

雷克这一下,把警察整懵圈了:不就偷个车,给手枪装个消音器吗,咋就自杀了呢?

警方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诊断,雷克是服用氰化物自杀,活的几率不大了,只能试着抢救下。没过多久,警察整明白了,雷克是畏罪自杀。

在本田车里,发现了大量血迹,车的遮阳板上,还发现了弹孔。另外,还找到了很多银行卡。

经过调查,本田车主朗尼,在一家二手车行工作,去年11月失踪,失踪前曾与一名顾客外出试车。

其中一张银行卡的户主是罗宾,也就是雷克冒用驾驶证那哥们,去年4月被报失踪。

除了失踪人的银行卡,警方还发现了一张雷克前妻帕拉斯的银行卡,里面有一笔交电费的汇款。

帕拉斯说,房子是她父母给她的,那地儿太偏了,怕你们找不到,明天我带你们去看吧。

第二天,警察与帕拉斯在约定地点见面,但帕拉斯迟到了,一问才知道,她先回了一趟家。警察气坏了——女士,如果被发现你转移或销毁物证的话,我们会以妨碍司法公正的名义起诉你。

帕拉斯有点委屈,说自己就是回家拿了点录像带,里面都是自己和前夫的视频,不想让警察看见。

一进门,警察就发现客厅天花板上遍布血迹,墙上还有多处弹孔。在卧室衣柜里,又发现了大量带血的女性内衣。

警察去哈维家看了看,发现屋子里落满灰尘,很久没人住了。女主人每天服用的药,就放在家里;婴儿床坏了,没人去修;还有一只猫,锁在了屋里,也没人管;屋子里弥漫着食物腐烂的味道。

最终,警察发现了吴志达和雷克建造的密室,发现了21张女孩的裸照,十几盘谋杀录像带,一堆非法,雷克的日记本以及那本叫《收藏家》的书。

经过挖掘,警察最终找到12具尸体,分别是7具男尸,7具女尸,还有2名儿童。根据屋子里搜到的录像带、信用卡和衣服等判断,受害者至少在25人以上,但在现场,大部分尸体都被肢解、烧毁、掩埋,警方也没法确定受害者的身份。

有个警察后来回忆:我们挖的时候,还以为走进了墓地,一会儿这发现一只鞋,一会儿那挖出一只脚,根本想不到,每块石头下面都藏着什么。

几天前,吴志达跟她拿了一些衣物、现金、一把0.22口径的手枪、两张身份证和驾驶证去机场了。

1985年7月6日,逃亡加拿大的吴志达,又忍不住手痒了,他在一家超市偷东西时,被保安当场抓住。

吴志达没有乖乖就范,他掏出手枪,对着保安来了一枪,但很快被迅速赶来的加拿大警察制服。

美国方面高兴坏了,希望赶紧把吴志达引渡受审。万万没想到,加拿大政府不同意——根据1976年美加两国签订的条约,吴志达必须在加拿大受审服刑后,再引渡回美国。

美国傻眼了,就这事儿跟加拿大撕逼了整整6年,终于在1991年9月,把吴志达引渡回国。在这期间,吴志达没闲着,他自学美国法律,找出种种法律漏洞,目的就是有一天站在美国法庭上,舌战群儒,给自己脱罪。

引渡回国后,吴志达用尽六年所学,先是采取种种手段,拖延审判。他的借口五花八门——监狱待遇不好,食物太凉坏了肚子,吃了晕车药妨碍自己出庭辩护等等。

他还屡次解雇自己的辩护律师,这样每次新律师加入,法官都需要给一段时间重新了解案情。

吴志达一案,成了加州史上耗费最高的审判,花了将近2000万美元,远超辛普森杀妻案,把美国纳税人气坏了。

在辛普森的案件里,公诉方花了几百万,辛普森自己花了一千万——按这个推理,吴志达的律师费是个天文数字,不知是不是他爸帮他支付的。

法庭上,吴志达的辩护律师一口咬死,雷克杀死受害者时,吴志达不在现场。相反,雷克的前妻帕拉斯知道所有一切,还可能参与了招募受害者。

律师还联系了之前和雷克发生过关系的女孩,其中一个女孩说,雷克喜欢在上床的时候,实施捆绑、虐待、拍照等。另一个女孩说,雷克威胁过要她,但这些女孩都表示,没有见过吴志达。

最重要的是,吴志达说一切都是雷克让他干的,但通过分析犯罪录像发现,他俩对话里,很多事都是吴志达临时起意,比如换种折磨方式,剪破女生的衣服,带不带手铐等

1999年2月24日,陪审团一致认为,吴志达涉嫌杀害6男3女2童,共计11人,杀人罪名成立,其他失踪人员,因证据不足,无法进行指证。法官最终宣判,吴志达死刑。

这固然跟美国法律坚持程序正义有关,但的确也暴露了很多美国法律上的问题在美国,为防止错案发生,死刑有非常严格的诉讼程序。

只要有一项上诉没解决完,死刑就不会执行——不仅吴志达,美国有很多死刑老赖,把自己的生命延长了十几甚至二十几年。

我之前看过一个资料,讲美国的死刑制度,从判决到执行,平均得16年,加州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平均要20年。

作为一个大陆法系国家,中国拥有高效的死刑制度,虽然总被人权组织和西方吐槽,但面对吴志达这种天生的杀手,我个人觉得,还是中国的死刑更实用一些。